转:变道超车!下一个十年谁能成为中国的“威立雅、苏伊士”

2017-07-20

比尔·盖茨曾在《未来之路》写下一句名言——“我们总是高估未来两年发生的变化,而低估未来十年发生的变化。”那么对于环保产业呢?在这样一个高度重视生态文明、各项环保政策频频出台、大批野蛮人入侵、互联网技术迅猛渗透的时间点,下一个十年,谁最有可能成为中国的“威立雅、苏伊士”?

 

成为中国的“威立雅、苏伊士”,要具备哪些特征?威立雅和苏伊士的成功能否被复制?沿着既有轨道发展还是变道超车?一个又一个耐人寻味的话题,将2017年中国环保产业高峰论坛推到高潮。在E20环境平台首席合伙人、全国环境商业执行会长傅涛主持下,现场唇枪舌战,颇有当年革命派与保皇派论战的风采,台下观众拍手称赞。

 

隐藏在世界级龙头骄子背后的差距

 

一开场,傅涛强调,为了便于讨论,这里的“威立雅、苏伊士”不仅仅是指业内非常熟悉的龙头企业,某种程度上它们是环保领域的“标杆企业”——世界级、国际化领先企业的“代名词”。

 

“相比同行,苏伊士具备如下特征:第一,始建于1880年,迄今已有近150年的历史积淀;第二,集团业务遍布全球130多个国家,全球科研机构遍布20多个国家;第三,非常重视自主研发,每年将营业额的5%投入科研,2016年斥资7500万欧元投入研发,即便一流的国企环保企业,也未必肯花精力和资金用于新技术的更新升级。”苏伊士集团亚洲区高级执行副总裁孙明华说到。

 

会上,威立雅中国区副总裁/董事总经理黄晓军介绍,作为世界环保产业的先驱和领导者,威立雅1958年成立于法国,20世纪90年代入华,在中国40多个城市运营70多个项目,涵盖了废弃物管理、水务及能源活动。2016年集团营收239亿欧元,折合人民币约1854亿元。

 

必须承认,与威立雅、苏伊士这样千亿级的世界巨头相比,现阶段国内环保企业还有差距。高能环境执行董事长凌锦明坦称,就规模而言,这两家企业的营收折算成人民币均超千亿元,威立雅更胜一筹,2016年营收将近2千亿元,甭说千亿,国内百亿市值的环保企业寥寥无几,呈现小而弱、多而散“窘态”。

 

看似繁花似锦、形势大好的环保产业,每年保持着15%-20%速度增长,为什么未能孕育出世界级的“龙头骄子”呢?

 

除了我国环保产业起步较晚之外,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认为,虽然中央投入逐年增加,但与发达国家相比“凤毛菱角”,资金远远不够。2013年日本环保产值就达到了93万亿日元,折算大约是5.7万亿人民币,而去年我国整个环保投入才4万多亿,全球的环保产业40%还是在美国。

 

现场,首创股份总经理杨斌从自身工作经历谈到,从新西兰回到中国之后,体会较深的就是国内环保项目的投资回报率太低了。回国之前,董事会最后通过的项目废旧轮胎改造,它的投资回报率达到23%,这样的投资回报从侧面印证新西兰整个国家,上至政府下至工业企业再到老百姓,都愿意为环境治理、资源再生“买单”。跟欧美发达国家相比,国内目前环保觉悟,尤其是愿意为干净的空气、清洁的水、安全的土壤付出成本,还有一定的差距。

 

细细分析这些差距的背后,不禁有人会发问,以当前国内环保政策支持力度,资本化运作手段以及PPP模式来看,下一个十年,下一场赛道,中国环保企业还会小而弱吗?最伟大的环保公司难道不会出现在中国?

 

最伟大的环保公司正在诞生,且必然诞生在中国

 

“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看法,环保如果作为一个服务业,只是一味地服务主业,帮政府和污染企业做无害化、减量化、稳定化处理,永远不可能成为真正的支柱产业,因为它没有创造价值,没有创造增量价值!”对话现场,傅涛再次强调,未来的环保产业应该是一个具有增量的产业,为政府创造就业、创造利润、创造GDP。在这个增量产业之下,下一个十年,我预言会诞生中国的“威立雅、苏伊士”,而且必然会在中国,因为中国环境治理需求完全没有被满足。

 

赵笠钧:为社会创造价值 ,博天环境总有一天超过“威立雅、苏伊士”

 

博天环境董事长赵笠钧认为,中国环保企业如果想在下一个十年,或者二十年超越威立雅,成为世界级的伟大企业,一定要为社会带来价值。对环保界来说,如果博天环境可有可无,没有博天,就只是少了一个竞争对手,那么我们公司就没有存在的价值,如果存在,就要为行业以及社会创造价值。

 

从这个意义讲,未来博天环境希望在创新与匠心上多下点工夫。十年超不过用二十年时间,二十年超不过用百年,总有一天会超越威立雅和苏伊士,成为世界级的公司。

 

正如外界所说的,博天环境从零做到20亿元花了20年,从20亿做到市值160亿只花了几个月,后面追赶威立雅、苏伊士也可能会加速。

 

凌锦明:中国环境土壤孕育“威立雅、苏伊士”完全有可能

 

高能环境执行董事长凌锦明表示,基于如下三个逻辑对应的三个领域,在中国产生像威立雅、苏伊士这么大规模的企业完全有可能。

 

第一个领域城市环境,主要是对人所产生的废弃物的处置,比如生活垃圾、市政的污水等,中国人口世界第一,毫无疑问这个市场全球最大;第二领域工业环境,工业环境对应是制造业,众所周知中国是制造大国,世界的工厂,产生的废弃物也是全球最大;第三个领域环境修复,近30多年工业化老路子,先污染后治理,历史遗留下来的环境问题总归要解决,未来断言环境修复领域应该投入也比较大。

 

既然在座嘉宾认为,未来十年,中国复杂严峻、刻不容缓的的环保形势必然会培育出最伟大的环保企业。“谁能接棒威立雅、苏伊士成为新一代的领导者?中国企业要向它们学习吗?它们是我们的榜样吗?悠久历史文化、成熟的项目经验、中西方文化与技术的差异真是无法超越的鸿沟吗?”主持人傅涛继续发问。

 

假如说GE水处理不是苏伊士收购的,而是首创收购,首创技术上是不是会跟苏伊士拉平,而且现在很多先进国际化的技术公司在出售,技术的差距会不会缩小?刚才谈的文化,如果这个文化不是美国主导的西方文化,而是“一带一路”的中国文化,中国公司会不会更有优势?

 

文一波:按照过去的老路子,成为中国的“威立雅、苏伊士”希望不大

 

现场画风一转,桑德集团董事长文一波旁征博引、一针见血说道,为什么要成为它们?它们值得我们学习吗?过去威立雅、苏伊士的确是很优秀的企业、大的跨国公司,环保行业为什么一定要像过去那样做呢,而且未来真的一定会像过去那样做吗?我本人并不认可。

 

传统的汽车行业,通用、福特是早期的“获利者”,现在福特汽车比特斯拉市值低50%,通用比特斯拉低30%,特斯拉一个6岁的企业,对抗百年企业,而且有可能最后特斯拉会把整个传统汽车行业颠覆。

 

再以互联网为例,过去中国基本上是学西方国家,现在全世界包括美国在内开始学中国,阿里巴巴的商业模式也不是抄别人的。总而言之,我认为环保这个领域,企业如果还按过去传统的模式去做,要成为中国的“威立雅和苏伊士”希望不大。

 

中国的环保产业如果算钱数不如欧美发达国家多,但是换成水量、服务人口、服务面积,很快就是世界第一,所以中国的环保市场体量足够大,一定可以想出跟它们发展不一样的模式,然后快速的提升。

 

走国际化,为什么一定要走“威立雅和苏伊士”的老路子?一味在欧美市场开拓,亚非拉也是一块潜力无穷的新兴战场,比如印度、印尼。

 

杨斌:历史不会简单地重复

 

听完文一波讲话,首创股份总经理杨斌“亦庄亦谐”表示,多年没见,文总始终保持一颗“破坏者”的心态,不仅是打破,而且是“破坏”。他的话语体现了一种信心,中国企业的自信。

 

杨斌也非常赞同文一波的观点,他认为,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,一个成功企业的成功模式也是不会被复制的,如果简单复制别人的商业模式、资本化运作手段,Copy技术,最后这个企业只能变成一个追随者。

 

赵笠钧:技术不是真正的壁垒

 

若干年前,华为的技术水平跟爱立信差的不是一点半点,当时爱立信内部专门成立“打华派”细细研究做出结论说华为绝不可能超越爱立信。

 

为什么作出这样的结论呢?赵笠钧解释称,他们就是觉得华为的专利技术、创新能力远远不如爱立信。结果大家也知道,华为不仅超越了,而且成为世界领先的电讯公司。所以技术不会成为真正的壁垒,如果通过资金、并购方式能够得到,或者通过研发实现,完全构不成无法逾越的障碍。

 

日月更替、星辰轮回,我们生活的大千世界每一天都在上演着变化,中国经济发展脉络也是如此。对话结尾处,傅涛总结称,以前中国跟跑亚洲“四小龙”,后来跟跑日本、跟跑美国,跑着跑着发现跑到“终点”,没人可跟自己必须得“开路”。过去的十年,威立雅、苏伊士是“标签”,要想超越,可能不是原来的道路超车,也不是弯道超车,有可能是变道超车!

中国水网 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